張學偉
  張三嗜酒如命,三天一小醉,五天一大醉。
  張三小醉回家時,老婆不僅是沒完沒了地嘮叨,還不讓他喝水也不讓他上床更不讓他進卧室睡覺。
  他自知理虧,也就只能等老婆嘮叨夠了,才悄無聲息躺在沙發上睡覺。但是如果被老婆看見他睡得如此心安理得,那火氣就更大了,此時老婆便會從卧室出來對張三又是罵又是推推搡搡的,弄得張三隻好等到老婆累了困了去睡了才敢和衣躺在沙發上眯會兒。
  張三大醉後踉踉蹌蹌回到家,朦朧地意識到老婆還是一樣的嘮叨,但好像比自己小醉的時候要溫柔得多,不僅給自己寬衣解扣還會給自己擦臉洗腳,更重要的是老婆會扶著自己到卧室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覺。只是,第二天醒來之後老婆就會回娘家,等接到老婆回家時就差沒給老婆跪下了。其實,張三自己也知道這酒不是好東西,自己也應該戒掉它。
  這天,同事請張三喝酒,與往常不同,張三這次很剋制,既沒大醉也沒小醉。幾輪推杯換盞之後,已有醉意的同事執意要送張三回家,踉蹌間已將張三送到了他家樓下。張三想雖然自己沒有喝醉但這身上的酒味可瞞不了老婆,這得想個辦法才好。
  張三眉頭一皺計上心來。老婆不總是在自己小醉之後撒潑嗎?那何不裝個大醉,老婆也就不那麼鬧騰了。於是,張三故意走得搖搖晃晃。果然不出所料,老婆一見張三這副德行,就問了一句:“又喝了?”張三回答道:“可我……沒醉!”就倒在了床上。老婆以為張三大醉了,罵了也聽不見,就嘆息了一聲,直接探下身子給張三脫了鞋,然後就去給張三打洗腳水了。張三見老婆中計,心裡竊喜。他這次沒有鼾聲如雷,心中惦記著送他的同事走了沒有。於是,他光著腳丫子,悄悄地走到陽臺,可天太黑了,張三怎麼也看不清朋友站在哪裡,只得趴到陽臺上,探出頭來找。就在這時,只聽見屋內老婆嚎啕大哭,發瘋一般衝到陽臺,一雙手死死地抱住張三的腿:“老公,你不能跳樓啊……”
  從此,張三滴酒不沾。  (原標題:戒酒)
創作者介紹

澳門賭場

me41mecf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